這已經是情人節的事了...

剛剛才想起今天是白色情人節!
所以就把之前的情人節文儲存在這邊了.......

故事發生在大家還沒被傳送到另一個次元之前......

「阿─涼─你要不要下來逛逛──待在房間太久會長出靈芝哦──寂寞的太歲是很好的菌類培養基哦──」拖長的女聲在教師宿舍下響起,仔細聽還會聽到「嘖出去轉個圈回來就是老師了平常上課還要用敬語真是大意不得」之類的嘟噥。

說了句「兄弟借來靠靠」,樟樹精倚著宿舍門口前的松樹,搓揉著手臂等乙伊涼下樓。不少學生都已回鄉探親去,平常熱鬧的校園一片死寂。一時之間,樟樹覺得自己可以聽到葉子呼吸的聲音。放眼過去,上個月不停的大雪小雪把地面鋪成一片暟白,風把白雪吹成冰,感覺上西京比十二月時還要冷。偏偏樟樹在亞熱帶地區成長,這種寒冷的天氣是不太怕蟲害的樟樹精的最大死穴。

就在章善予認真考慮上樓動手把妖抓下來的時候,原本臉上長年帶著紅暈的太歲臉色蒼白,周身帶著「我好寂寞」的死氣慢慢踱下樓梯,剛好讓樹妖躲過了被罰的危險。本來還算是高大威猛的太歲一踏上結著一層堅實冰面的室外,就馬上變回一坨勉強可以看出人型的原型,慢慢蠕向站在樹下搓手的章善予。

太寂寞了所以不想人型嗎……後者默默看著龜速蠕動的太歲一陣,試圖挑出合適的話題:「……阿涼你老這樣會被扔回去唸書吧,來我的班級吧姐姐會罩你的。」

變成原型的太歲聲音有點模糊,不過語氣堅決:「窩……補……要。」

樟樹精並不介意被拒絕,不過半秒的考慮時間也實在太快了點。看著毫無積極性,維持一分鐘一厘米均速前進的太歲,她終於忍不住踏前一步,走到乙伊涼面前,避免要在寒風中等對方蠕動四十五分鐘。

章善予拿出一個小包,糾結了一陣,決定把小包放到看起來比較像對方的手的地方。太歲垂眼看了小包一眼,滿臉驚恐。

「……情人節快樂,這是你的巧克力。這不是毒藥你不要那個表情。我多加了牛奶的量讓它比較軟,你也比較好吸收吧。」

「謝謝……」縮了一下被裹在棉被和暖包之間的太歲看不出到底高興不高興,語尾倒是有點上揚。他(它?)慢慢改變形體,包覆起小包,然後收緊,似乎在不斷擠壓往中心施加壓力。過了一陣子,巧克力就被吸收,只餘下包裝被擠出身體外。

「……什麼原來太歲吃了東西後不會變色。」章善予一直目光炯炯地看著太歲進食,直到包裝紙被擠出來才嘆了口氣,有點惋惜地說。

是因為巧克力的量不夠大嗎?到底一隻太歲需要吸收多少巧克力才會變色呢?阿章認真地想著。

「為什麼這樣說?」

「你們吃東西不是很像陶土互相混合的感覺嗎?我一直覺得加了別的料的太歲應該會變色,比如說吃巧克力就變成巧克力色之類的……喂你快住手那樣好獵奇。」

太歲的臉看起來終於沒那麼寂寞,可是看到一坨身體上面長出一個清晰的頭,樟樹實在高興不起來。

「阿章你看?」頭突然發出嘿嘿怪笑,太歲的整個身體開始抽長,在一段很微妙的過程後,那一坨總算成為了大家所熟悉的「乙伊涼」的樣子。不過一個高大的男人扯著一條大棉被裹著自己蹲地上,感覺好絕望……?

「……反正你回去也是在等發霉,宿舍又停電停暖氣,來跟我散步吧,走動走動也比較暖和。」在目睹無比科幻獵奇的場景後,樟樹精默默決定把剛剛看到的景象收入記憶最深處,永遠不要翻出來回味。

「嗯,我們走吧。」棉被中冒出來的小女孩帶著甜美的微笑,指向前方。「人家要去看棒球隊準備得怎樣了呢。人家是助教嘛~」

「……你快住手,我認真的。」

[我是分隔]

「嗨海波,我們來看你了。」樹精和太歲向在合宿門前打掃的棒球隊長揮揮手。對方手上正拿著一個棕色的棒球──遠方有少女正在離開,大概是巧克力吧,果然是人氣第一呢。樹妖笑得不懷好意。

招呼的聲音似乎引來了不少注意,樟樹精瞥身邊的同伴一眼。每次看到阿涼,棒球隊員們的表情都有點扭曲。當中以隊長海波善斗的最為精采。

球棒精眼神複雜盯著阿涼,如果聽說過那場悲哀的初戀的話,在旁觀者看來那就是深沉的愛,不甘,不得不放棄的痛苦,離別後再次重遇的感動……再亂說話會被扔去西門的,總之就是各種糾結複雜的情感所傳達出來的眼神。不過,果然是在西京內以青春熱血著名的風雲社團呀,看著就覺得好青澀年輕,讓人不由得想說聲加油呢。

棒球隊的隊長拿著掃帚胡亂掃了一陣,聲音有點乾啞:「咳咳……那麼阿涼小章,你們來這邊幹什麼?」

「因為我是助教。」

「……」邏輯上沒問題,只是跳了好幾步的回答。除了嘿嘿笑著的太歲,另外兩人的肩膀明顯垮了下來,身上升起一陣深深的無力感。

……你看還有烏鴉飛過呢,真是古老的手法。

「認識的人都回家了,所以找他陪我散步。他說要來棒球隊看看,於是來了。而且我也要來履行作為少女(?)的義務。」樟樹打破沈默,把手伸進嘿嘿傻笑和默默無言的兩人之間晃了兩晃,手上掛著的是一個不算大的紙袋。

看見二人終於回過神來,早就不是少女的樹精笑著拿出一個小袋子:「今年是在學校渡過的最後一個情人節呢。雖然我想你已經收到不少了,不過這個巧克力請你收下。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了,海波。」透明的小袋子中是幾個小小的棒球形巧克力。棒球隊長心情變得有點微妙,特地留校也有一部份原因是想躲避這種情況。只是事與願違,結果還是收到巧克力,而且這次還是一個從來沒送過巧克力的人送的。什麼她是終於知道什麼叫喜歡別人了嗎?

「我怕你會忍不住擊球所以造小了一點。啊對了,如果可以的話,請你把這些都交給隊員們吧,有些我寫了名字的……比如說這個是小六的,我在上面寫了加油……這個是誰的?啊應該是阿馬的,是小內褲圖樣的包裝……」樹精一邊說,一邊在袋子中翻找,絲毫看不見人氣隊長再次無言的臉。

「你快告訴我該從哪開始吐槽好,是『這種花色的包裝紙到底從哪來』還是『有你這種送巧克力的方法嗎!』比較好?!」三百四十一歲的球棒精表情冷靜,但是手有點抖。

被詢問的對象自動跳過了他的話,笑得很明媚:「咦海波你該不是練習太多手不方便吧,怎麼手在抖?巧克力要是太重我拿好了。因為跟我平常弄營養劑有點像,所以一下不小心多弄了點,抱歉哦。」

……營養劑?樹精的?海波善斗此刻心中淚流滿面。

Post a comment

Private comment

No title

章学姐你写得太棒了.............!!!GJ(同泪流满脸)
情人节巧克力谢谢!!六决定.....贡起来做纪念!!!(快住手

No title

………………感觉没有完……?学姐你只满足于这些吗……?(呆看

No title

TO66
謝謝!謝謝你!〔淚流滿面〕

TO景
......為什麼你也這樣說......
它完結了,真的
我很容易滿足的,真的
自我介紹

八十八

Author:八十八
歡迎來到 FC2 部落格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